环境

主页 | 评论 “为人师婊”和“三个代婊” 2003-09-1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为人师婊”这个被“异化”了的名词,第一次看到还是当年我在印尼读中学的时候

我是在“进步学校”读书,那个名词则是“爱国报纸”拿来辱骂“反动”学校的

汉语可以如此“活学活用”,大大激发我的学习动力

没有想到这个名词现在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根据中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最近的报导:江西省文艺学校萍乡分校九名女生被校方安排到福建厦门一家夜总会“实习”,除了表演歌舞之外,还要当陪酒女郎

据悉,校方每年大约可从这些学生身上赚取约十三万元人民币的额外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女生全部未满十八岁,属未成年少女

该校校长明知夜总会“是个染缸”,但认为学生“终究要去染”的,因为“要走上市场”

这个夜总会“市场”是甚麽样的市场,我们从这些年来在中国大陆流行的顺口溜中就可以知道一、二了

下面是其中的一段: 下岗妹,别流泪,挺胸走进夜总会; 陪大款,挣小费,不给国家添累赘; 爹和妈,半生苦,老来待业很凄楚; 弱女子,当自强,开发身体养爹娘

更加露骨的内容这里就不便再举了

这个学校挂出来的教育方针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实际上是“为夜总会服务”,它的市场是人肉市场

这样的校长、老师,不是“为人师婊”又是甚麽

另外一个“走上市场”的例子是根据两三个星期前广州《信息时报》的报导,湖南省桃园县一家民办学校以“教学实习”为名,将八百多名学生骗到广东东莞打工,这些学生许多还不满十六岁,他们不但拿不到应得的工资,有人甚至染上职业病,但校方以“实习期未满”为理由拒绝放行回家,直到这些孩子家中来人报警,学生才能脱身离去

据报导,学校最初说好每月除发工资,还给一百元零用钱,但两个多月了,不但工资不见,零用钱也没有,很多同学连打电话回家的钱都没有

他们怀疑工资都被校长以保管学费为由吞掉了

在毛泽东时代学校也有“勤工俭学”或“下厂下乡”,打正旗号要改造学生思想,而且基本上是“义务劳动”的性质,说剥削则是国家出面剥削;现在学校也不是世外桃源了,校长、老师可以变相出卖童工获利,也叫“与时俱进”

同“三个代表”一样,共产党走上市场同资本家沆瀣一气了

中国的教育这些年出现了许多问题,包括教育界的腐败,上述只是冰山的一角

但是更严重的是由於政策失误,有两千七百万儿童失学,而且也因为学费高涨,贫寒人家难以上大学,不久前还传出母亲卖血十五年供养三个女儿读书的凄苦故事

对这些问题,前任教育部长的陈至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因为她是江泽民的贴身女将,因此今年的两会期间她反而获得升迁担任国务委员,教育工作还归她管

这种以私人犒赏代表国家的赏罚,以私人情感代表民众的观感,以私人的欲望代表人民的期望,这“三个代表”不就成了“三个代 婊”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作的评论)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