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评论 官僚系统的过分奉承是江泽民恋栈抓权得逞的重要原因 2003-09-2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九月四日是邓小平一九八九年请求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日子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属下的[人民网]于今年九月四日发表《历史上的今天:邓小平请求辞去军委主席职务》的专题报道,刊出该年该日邓小平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辞职信全文

在大陆,于某月某日重新把若干年前那天发生的要事登报以资记念,是常有的事

但今年九月四日上述报道在《人民网》刊出数小时后即被删除

于是议论蜂起,认为必是中共有关当局相当敏感,生怕人们阅读后联想到当今的军委主席也该辞职了

在此之前,《南方周末》七月十日发表采访陈锡添的文章

陈锡添是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深圳时采访邓的记者,曾于当年三月二十六日发表影响很大的《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报道

如今陈接受《南方周末》访问时说,当年邓下平有一段话他没有敢在报道中写,即: [年纪大了,要自觉下来,否则容易犯错误,像我这样年纪老了,记忆力差,讲话又口吃,所以我们这些老人应该下来,全心全意扶持年轻人上去

] 于是也有人认为,捅出邓小平要老人下台的言论,矛头一定是指向江泽民的

总之,近来舆论吹起一阵涟漪,揣测中共高层领导是否会有什么动静,那动静或许能令江泽民彻底交出政坛的权力

我以为,此类揣测是徒劳的

像毛泽东晚年那样从其片言只字中揣摩军国大事的天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如今那两则新闻若非寅缘巧合,至多也只是新闻界个别人士的有心之作,无关中共高层有何动静

江泽民和中共新领导层都不会有实质性的动作,至于双方各自的辞职与挽留之[秀]则都已做过了,也都在人们理性的意料之中

然而此类揣测不断涌现,毕竟说明江泽民恋栈不退是极不得人心的,人民期望江泽民彻底退出权力中心已有[时日曷丧]之势了

于是我倒以为,江泽民何以能在大逆民心的形势下恋栈抓权得逞,却是一个不能不严肃思考与研究的问题

中共执政以来,以民主集中制之名实行一党专政、领袖独裁,并无制度约束

作为中共第一代核心的毛泽东和第二代核心的邓小平,由于他们对革命的贡献以及他们从政治上、军事上的百战功成,脱颖而出,遂享有巨大的传统的(traditional)和超凡的(charismatic)权威

他们担任什么职位并不重要,实际上都是领导职务终身制

毛泽东集党国权力于一身二十七年,死而后已;邓小平掌权一十八载,从未担任过[第一把手],但[六四]屠杀由他拍板,一九九二年以一个辞去一切职务的普通共产党员[南巡],还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起到巨大的作用

邓有这个实力,所以他既能于一九八九年请辞军委主席,又能于一九九二年大讲[老人应该自觉下来]

到了[第三代核心]江泽民,人称他[于建国无尺寸之功]

他的[权威]只在于他寅缘时会被摆上核心地位罢了

然而他到了该退之年,却为上海帮一派之私与江氏家族一家之利,竟无视党章国法,耍尽阴谋诡计,把比他年轻的人都赶下台,自己却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不退,搞实质上的领导职务终身制,还厚颜无耻地说自己七十七岁还很年轻,甚至以学习邓小平相标榜

其实江之所谓学邓掌军委主席,被国人嘲笑为[邓岂是跳梁小丑学得来的

]真乃画虎类狗而已

邓有实力,可以无位而有权有威,一言九鼎;江若无位,便权威皆无,一文不值了

所以邓可以说辞职就辞职,江则一定抓牢军委主席之位不放,希图十六大而十七大,一直靠此职位保家卫帮,即使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也在所不计了

毛邓与江在搞实质上的领导职务终身制方面虽很有不同之处,却也有其共同点

那就是都有渊源于中国皇权专制主义传统的官僚系统的过份奉承

黑格尔分析中国的皇权专制主义,指出其一切现象皆源于皇帝的过份集权和官僚系统的过分奉承,他们创造了一个社会,其中[只有一个人自由],其他人则被迫在专制的淫威下低头

黑格尔的分析十分深刻,把这种分析用来解释今日的中共,仍然有贴切之效

试想,固然毛泽东本身过分集权,如果毛周围的政治局及其常委不是一个过分奉承的官僚系统,刘、周、朱、陈、邓等能对毛的独断专行和无法无天加以制约(他们毕竟都在二十世纪的现代标榜集体领导了),也许毛的错误不致于愈演愈烈到给人民带来连绵不断的灾难

又如,邓小平本身当然也过分集权,若赵紫阳等不在十三大一中全会上搞什么决议令邓在军国大事上有最后的拍板权,或许[六四]惨案可以避免,也不致出现其后长达十余年的政改停滞了

至于江泽民,如前所述,无毛邓之功之威,却能在其该退之际仍把持军委主席之职及核心地位,还可以在常委会里安排江系人马占多数,甚至能把贾庆林、黄菊这类广为人民所不齿的人安排任国家高位,其中主要原因固然在江泽民的野心和中共的体制,但应该说,上届(十五届)中共常委会也不能辞其咎

人所共知,上届常委会中毕竟有号称铁面宰相的朱?F基,有以敢言著称的李瑞环,和以坚持法治精神为人称道的尉建行,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坚持一点现代民主宪政的原则,能伸张一点国法党纪的正义,却都在江泽民明目张胆的野心面前俯首称臣,听任其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呢

这不是官僚系统的过分奉承,还是什么呢

可叹的是,由于上届常委会的失职,把难题留给本届常委会,而本届常委会在江派占多数、胡锦涛柔弱的格局下,自然又做出[第三代核心仍是当今的核心,对重大事情有最后决定权]的决议来,令江泽民自以为恋栈抓权、拥枪听政的太上皇地位有了合法性了

这一代接一代的官僚系统的过分奉承将伊于胡底

而广大人民对中国民主化的失望又将伊于胡底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苏绍智)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